首页 唯色难戒 下章
第02章
 三后,我在上次那间‮趣情‬用品店见到了她。

 “方婷婷。”我一脸坏笑和她打招呼。

 “你谁呀,我不认识你。”她一扭脸,好像很专心地看着手上的书,这一次的书名,是《且听风》。

 “你还真是个村上啊。”我装出一付吃惊的样子说。

 她看了我一眼,脸无表情地说: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没什么,只是每一次见到文学青年,就有一种亲切感。”

 她低头轻语: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那些个死文青。”然后又继续看书。

 “我想也应该不是,哪来这么多死文青呢?对了,最近来了什么好货?”我向货架步去。

 “不知道,自己不会看啊。”她冷冷地说。

 我哂笑:“你这种服务态度也能赚钱,真是奇绩。”

 她赌气说:“要买就买,不买就出去,啰啰嗦嗦烦死人。”

 我故作惊讶地说:“你打开门做生意,难道还挑客不成?”说着随手拿起一款新出的名器赏玩。

 “我不想做你生意,行不行?”她一脸不地盯着我说。

 “这个多少钱?”我不理她,反问一句。

 “四百四十四,少一分钱都不卖。”她斩钉截铁地说。

 “网上报价三百三。”我说,同时举起三只手指。

 她抢白:“哪你去网上买啊,跑来这里干什么。”

 “来看你啊。”我吃吃笑。

 “你个无聊人。”她的脸上微微一红,相当有趣。

 “貌似这间店真不是你开的。”我看着墙上的营业执照说,那上面登记的另有其人。

 “跟你说了又不信。”她抹了一下额头说。

 我走到柜台前,对她展示了一个暧昧的微笑,然后说:“你不像个会说真话的人。算了,这个名器还你,走了。”

 “呜哇…你给我放回去啊!”她大叫着跳起身,动作非常夸张。

 “拜拜。”我头也不回地步出店门,暗自偷笑,没事调戏一下嫁不出去的老女人,果然相当过瘾。

 人活世上,无论愿不愿意,总会不断地有人以各种各样的名义,将他们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强加于你,然后美其名曰:经验。

 每次我都觉得很烦,但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,只能够表现得一脸漠然地,唯唯诺诺。

 “哦,哦,嗯,嗯,哎,哎,呵,呵。”

 如果加几分情,再注意一下节奏,大概和叫声也相去不远。

 不过,当然了,那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--被轮到连呻都软弱无力的叫声。

 在他们惯常列举的各项大义之中,我最讨厌的借口,就是所谓的正常。

 正常人应该如何如何,如果你不如何如何,那你就不正常。

 但其实我很想请问一下,即使我真的不正常,那又如何?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人生,我自己都不介意,你介意什么?

 类似这样的话,对陌生人是可以说的,只不过,陌生人一般都不会介意你过着什么样的人生。

 会介意的人,跟你的关系肯定非亲即故。

 所以,我一向都说不出口。因为,那总归是人家的一番好意。

 但这些好意,对我个人来说,却有点过于沉重了。

 我想,这大概还是与天有关。

 有些人喜欢从众,乐于做羊群里面的一只羊,而且希望身边所有人都和他一样。

 另外有些人,则患上了群体恐惧症,一看见人多的地方就心怯,就反胃,就作呕。

 比如我。

 人取我弃这一点,我是可以轻易做到的。

 但人弃我取,就暂时做不到。

 换言之,我是不论遇到什么,都会先选择放弃的那种人。

 对,如果没有人,在后面用力鞭打我的话。

 “薇姐,不如,就算了吧。”

 介绍人薇姐,是我的旧邻居,她比我大三岁,早在十年前已经晋身为人母。

 回想起当年我读大学的时候,听说她要结婚,很是郁闷了一阵。

 那时候的心情,简直就好像杨过看见小龙女嫁人,但是新郎不是他。

 不止,还要更惨,因为杨过至少还有勇气去问小龙女,为什么见异思迁。

 而我呢?只能独自一人,黯然‮魂销‬。

 不需要否认,我就是在那段时间,学会了手

 依然健在的金庸老先生要是知道,我竟然将黯然‮魂销‬掌,练成了自摸神掌,还足足累积了十年份的功力,大概要笑得下巴都掉下来。

 不,应该不至于,我想他最多就是嘴角轻微动一下,然后低语一句:“世间上也确实是有这样无聊的废人啊。”

 其实,已经死了一千五百年的江淹,当年留下来的本是这样的千古绝句:黯然‮魂销‬者,唯别而已矣。

 我和薇姐,一别十载,直到最近才机缘巧合地再度遇上。

 那是在一个颁奖礼上,她十岁的女儿获得了某文具公司举办的小学生作文大赛二等奖,而我,正好是该公司的职员。

 顺带一提,夺得一等奖的刚好又是市长的千金,她那文章开头的一句是这样的:张爱玲阿姨说过,出名要趁早啊。

 实在令我佩服不已。

 “文昊,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。你是男人,很应该主动一点。”

 一别十年,薇姐除了脸容身段保养良好之外,就与别的师一样,变得八卦起来。她一听见我仍然单身,就非常热心地为我牵线搭桥,推波助澜。

 方婷婷,已经是她三个月之内给我介绍的第六个女人。

 如前所述,我总是用很含蓄的办法让那些女人主动放弃我。

 而这一次,那方婷婷不知道是误会了什么,居然在初次见面之后的例行征询中,不置可否,间接地向薇姐暗示,可以对我继续观察。

 我严重怀疑,她其实是怕拒绝得太狠,会让我恼羞成怒以至于踢爆她卖‮趣情‬用品的事。

 “不是啊,薇姐,其实她也对我没兴趣,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。”

 何止是没兴趣,我想她大概恨不得这一生一世都不要再见到我。

 “文昊,女孩子都是很矜持的,她不反对就是可以再进一步了嘛。”

 薇姐你完全被她骗了,她矜持个啊,说不定每晚临睡之前都要用假玩双入,玩得高迭起,汁水淋漓呢。

 “请恕我冒昧问一句,为什么你会在这里?”

 初次见面之后一周,在薇姐女儿的生日会上,我再度遇见了方婷婷。因为当时在场的人我所识不多,于是就有意无意地走到她身边,问了一个不太有礼貌的问题。

 方婷婷一见我过来就好像见到鬼一样,她脸色铁青,冷冷淡淡地反问:“我也想知道,为什么你也在这里。”

 我故作大方地一笑,说:“琪琪是我的细侄女,又是我的门生,她的十岁生日我怎么可以缺席呢?”

 方婷婷眼眉跳了几跳,一脸难以置信地问:“她是你的门生?哪一门啊?”

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拔了拔头发,才低声说:“古时候的科举‮试考‬中,上榜者不就是主考官的门生么?”

 “主考官?你是说琪琪上次拿的那个什么二等奖?”

 我不自觉地抬头望向天花板,十分臭地说:“连你也知道啊,不错,在下正是主要评审。”

 然后便听见她极度冰冷地说了一句:“你真是恶心。”

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:“WHAT?”

 “不用说,那个一等奖也是你评的了?你居然还好意思来这里,真是太不知廉了。”她出一脸标志的鄙夷之,连眼尾都不愿意望我。

 我委屈地叹了一口气,相当无奈地说:“你说那位市长千金啊?那是我们老总评的,不关我事。”

 她这才略略侧过头来望着我,半信半疑地说到:“那么,你认为拿第一的应该是…”

 “琪琪,毫无疑问。”

 “哼,算你还有点人。”她的脸色略为好转。

 “彼此彼此。话说,你为何这么在意呢?”我有点不解。

 “因为…关你什么事。”女人心,说变就变,方婷婷前一秒还好像一脸暗的样子,后一秒,当她转身看着我的时候,却忽然板起脸来。

 我有那么讨人厌吗?

 “文昊叔叔,婷婷姐姐,你们原来认识的啊?”喂喂,你个小萝莉,凭什么我就是叔叔,那个女妖怪就是姐姐?明明我才大她一岁…不,说不定她还比我大呢。

 “琪琪,刚才这位怪叔叔说,他们公司因为要拉关系,虚做假,才没让你拿一等奖喔。”方婷婷一脸欠干地说。

 “什么?是真的吗?文昊叔叔,你们也太过分了,你要负责赔我。”琪琪一听就不高兴了,双眼甚至还委屈得泪光闪闪。

 我狠狠地盯了方婷婷一眼。她幸灾乐祸地左顾右盼,终于发现目标人物,连连招手。  M.uGUxS.com
上章 唯色难戒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