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唯色难戒 下章
第10章
 怀中的方婷婷长发垂脸,默不作声,只有那一只抓实我前衣服的手,在微微地发抖。

 她在害怕。

 “你比我想象中要轻。”我低声说。

 等了一阵,才听见她闷着声骂了一句:“狼!”

 其时我正一手抱着她的肩,一手托着她的膝弯,骤眼看确是很光明正大的抱姿,不过我那不安分的‮体下‬,却在暗中顶着方婷婷柔软的部。被她一语说穿,我脸上微微一红,陷于暖中的头竟又示威般再度大一分。

 “啊!”方婷婷低呼一声,手中用力,狠狠地在我的肌上捏了一下。

 我忍痛说:“你再动,等下我支持不住一起摔个恶狗抢屎,你不要哭。”

 “哼!”她再度沉默,我则继续暗,不知不觉间越走越慢。

 终于来到了车前,方婷婷一见到那部明蓝色的小车就冷笑:“果然是薇姐的车。”

 我不理她,转头叫琪琪伸手入我袋拿车匙。小萝莉笑嘻嘻地上前,小手入我的袋左摸右摸,忽然好奇地问:“文昊哥哥,这硬硬的是什么东西?好吓人。”

 我怒道:“小孩子家真没礼貌,什么都敢摸,车匙呢?”

 琪琪向我做了个鬼脸,这才掏出车匙来。我将方婷婷放在前座,收手前还乘机在她的小腿上摸了一把,隔着一层丝袜,触感细滑。当然,那只手免不了又被她死劲捏了一下。

 我撑住车身,神色暧昧地看着车内的方婷婷,暗暗回味那一路的旎风情。

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脸色绯红,娇滴。

 “文昊哥哥,你还走不走啊?”小萝莉在后座不耐烦地说。

 “来了,马上。”我随口应道,双脚却像生跟了一样种在地上,十分可地被方婷婷那罕见的羞态所惑。方婷婷见我呆看着她不走,羞意更盛,突然一咬银牙用力地将我推开,然后飞快地关上车门。

 我咬着牙拔了拔头发,懒懒地坐上驾驶座,悠然问道:“婷婷姐家住何处?

 还是说,我直接送你回店就好?”

 方婷婷迟疑地看了我一眼。

 “什么店?”琪琪果然忍不住发问。

 “玩具店。”我忍笑说。

 “琪琪,别听他鬼扯。”方婷婷气乎乎地说说,接着不情不愿地报出一个地址。

 我心领神会地哦了一声,回头对琪琪笑说:“正好顺路。”

 琪琪眼珠一转,双手拿着‮机手‬,笑得很暧昧地说:“是哦,是哦。”

 很可疑!但我一时间想不到这小丫头会搞什么鬼,只好略带不安地开动了汽车。

 “没那么严重,我自己可以走。”正当我为她打开车门,准备扶她出来的时候,方婷婷却挥开了我的手,不冷不热地说。

 “鞋都没有怎么走?一把年纪就别学人傲娇啦,快点上来。”我边说边转身蹲下。

 “死人,你把我的鞋扔了?”

 “明明是你自己扔的,还敢说。”

 她狠狠踩了我一脚,这才勉强爬到我背上。我故意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,于是,她前的双丸便柔软地在我的背上。

 “喂,你小心点。”方婷婷不自觉地抱紧了我。

 “你好重。”我狡辩说,同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也不知是到了呢,还是蹲得太久。

 “你去死!刚才又说人家轻!”她捶了我的一拳,声音腻得不像样。

 “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”我忍痛说,顺便回头带琪琪:“等我一会,很快回来。”

 琪琪掩着小嘴,含笑不语。

 走了十步不到,背后忽然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。

 我回头一看:“咦?这是…”

 车窗内,琪琪正在向我挥手,而开车的依稀就是薇姐!我心头一惊,几乎想冲回去。汽车已经缓缓开动。

 “要追的话,先放下我。”背后,方婷婷冷冰冰地说。

 我沉默。

 这次,真的被琪琪这个死丫头害惨了!我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过的说!

 正当我进退失据,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‮机手‬忽然响了一下,是条‮信短‬提示音。我吃力地摸出‮机手‬来一看,果然是薇姐发过来的,只有六个字:“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 我抬起头,看着正在加速离去的汽车,不如麻。

 这就是我的人生,三年不发市,一发市就要面临严峻的抉择。如果不是背着方婷婷的话,我想我多半会去追薇姐。但现在这种状况,要我无到扔下方婷婷不管,我也实在做不出。

 除此之外,我还多少有点好奇,自己在薇姐心中,到底有多么重要。虽然我也隐约觉得这样做是在玩火,但那一刻,我不能自已。

 汽车仍未驶远,我缓缓地转过身,明知道薇姐肯定在看着自己,我却一步步地向方婷婷的住处走去。

 那个时候,那个扒在我背上的女人开始不停地战栗,并且,将我抱得越来越紧。

 我一向以为,吃醋乃是人的本,不一定关乎爱情。

 一件事物,当有人和你争的时候,你总是会觉得比较矜贵,但不代表你真的很在乎。很多时候,你真正在乎的也许只是输赢本身,而不是那件货,或者那个人。

 这种事,在你得到的一瞬间,你就会明白无误地发现--其实你根本就不想要。

 不过如果一直都得不到,你却有可能永远都不会醒觉。

 坦白说,我觉得方婷婷对我的微妙感情,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。

 但事实证明,我错了,而且还错得相当离谱。

 方婷婷一个人住,租的套房比我那间大不了多少,却整洁舒适得多。

 我将她放在上。她慢慢松开抱着我肩头的双手。我站起身。她忽然扯住了我的腿。于是我转头看她,只见她低着头,晕红的双颊似要滴出水来。

 “你要走了吗?”她的声音非常娇柔,听得人心碎。

 “怎么?”我起她脸旁的几缕发丝,没心没肺地问。

 “陪我…一会。”她轻咬着,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。

 我轻轻在她旁边坐下,然后,将她推倒。我俯身注视着她雾朦朦的双眼,十分无地说:“喂,你明知道我是只大狼,还敢要我陪你…你到底喜欢我什么?”

 “呸,谁…谁喜欢你了?臭美!”她被我看得不好意思,稍稍别过头去。

 我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腿弯,惹得她一阵颤抖。

 “口虽不认,‮体身‬却很诚实。”我笑着说,同时大手从套裙下钻入,沿着‮腿大‬渐渐往上。

 她夹紧‮腿双‬,一手抵紧间,一手撑住我的口,低声娇呼:“你…你别太放肆!”

 我地笑着,并不与她作正面冲突,大手越摸越后,终于摸到了一瓣肥美的

 “我既然是狼,放肆就是肯定的了。你说世间岂有放着嘴边大好美而不尝,只是斋看口水的狼呢?”我一面说,手上一面加大了力度。方婷婷撑在我前的手软了下去,她紧抿着,默不作声,眼中水光渐盛,没多久,居然哭了出来。

 我心下叹气,俯身她脸上的泪水。

 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。

 这一巴快而不重,仅仅把我的脸打开了几公分。我不管她,继续。这一次她不再有所动作。我渐渐到她角的位置,很自然地就吻了上去。她开头紧闭牙关,不让我进入,直到我将中指伸入她的股沟,在她的菊门上按了一按,这才趁着她惊呼的瞬间,侵入了她的口腔。

 她的舌头凉凉的,滑而不腻,让我差点想咬下来。而她更狠,真的就咬了我一下。作为回应,我将潜伏在她股沟的中指向下滑去,堪堪顶住了她的门。

 她浑身一震。那早已濡的布片上,又沁出了更多的媚

 做可以是一件幸福的事,但那幸福却不在于入本身,而在于两个人能够彼此接纳。

 做也可以是一件‮忍残‬的事,而那‮忍残‬往往会不知不觉地腐蚀人心。

 我一件件地剥开方婷婷的上衣、套裙、丝袜、衣、内,看着眼前这一具雪白耀眼晶莹如玉的美妙体,感到一阵晕眩。

 我俯身抱紧这赤的白羊,用膝部打开她的‮腿大‬,下微沉,头前端触到了一片暖的软。她发出一声娇腻的闷哼,双手死力地抱紧了我。

 “要来了哦。”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。

 “嗯…”她羞意难忍,赤热的脸在我的颈部不断地磨擦,又吻又咬。

 “喂,不要咬。”我说。

 以防不测,我含着她的耳珠嘬咬一阵,意图恐吓。她嘤咛一声,肢‮动扭‬,浑身美震。我的头忽然间陷入了一处之中,那紧窒柔媚,直得我不住长号一声。

 “哦…”

 听见这一声叫,怀中白羊渐渐安静下来,俄倾,她取笑说:“男人家也叫得这么。”

 我脸上微红,半恼半笑地说:“小妇,敢取笑我?我倒要听听你是怎么叫的。”

 话未说完,我就沉。怒龙破开层层障,尽而入。

 “啊…嗯…哈…”方婷婷的叫声柔腻无比,到骨子里去。  M.ugUxS.cOM
上章 唯色难戒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