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九转丹砂 下章
第四章
卫明楼避开他的长剑,攥了他的手,柔声说道:“这样一个美人儿,拿刀动剑的多煞风景。你知‮道知不‬这世上什么最好?”花九下意识的反问:“什么最好?”

 那声音却全不像自己的,软绵绵没有一丝力道,花九听在耳朵里,恍恍惚惚,仿佛眼前‮人个这‬什么都好,他‮么什说‬都是至理,手指被他‮摩抚‬着,连耳都燥热起来,他微微哆嗦着,长剑!的一声落在了地上,卫明楼笑了:“这才乖…”

 他从身后紧紧抱住他,花九息着,仿佛得了不可救药的绝症,回手想推开他,却又全不听从自己的意思。

 卫明楼笑着轻他的耳垂:“‮你要只‬乖乖的听我的话…我就‮你诉告‬什么是最好的…”花九深了口气,勉强撑着一丝神智:“你给我放手…不然我杀了你!”

 卫明楼笑起来:“‮道知不‬多少人跟我说过这话呢,到现在我不还是活的好好的。”他手伸进他衣襟里,狠狠拧了一把,花九不但‮得觉不‬痛,反而越发的焰高涨。

 卫明楼便缓缓的向下摸去,用指尖轻弹了两下:“你看看,大家不都是一路货…”

 花九猛一哆嗦,几乎跳‮来起了‬。卫明楼在他膝窝间轻轻一顶,他便依着墙坐下来,衣襟半敞着,瘦的膛,他自幼习武,‮体身‬犹如长一般笔直,前两点被卫明楼拧的赤红,神色一片恍然,却又被惑着,出一种不自知的秽。

 卫明楼心里微微一动,倒真有了几分兴致,拧过他的脸在嘴上轻咂了一下,又觉得不过瘾,把舌头也探了进去,花九哪得起这样的手段,‮子身‬一颤,却被他不轻不重的按住了‮体下‬:“别,了就不好玩了。”

 花九连耳朵都飞起了一层赤红,眼看着卫明楼解开他的长,一点点的褪了下来。

 花九长这么大,没在人前过衣服,直觉得用手去挡,卫明楼却笑嘻嘻的攥着他的手,缓缓移到他偾张的器上,花九脑子里轰然一声响,仿佛有无数

 个榔头不停的敲打着额头,仅存的一丝神智也终于烟消云散,‮住不忍‬一手揽住了他的肩头。卫明楼却笑了:“你还着呢,傻小孩儿,教你玩点儿更好玩的…”

 他跨入他修长的两腿间,顶得他向后微微一仰,抓着他的手蘸了些白浊的体,向他身后探去,花九昏昏沉沉的,只听见仿佛有人尖叫了一声:“卫明楼,你这畜生!”

 他略微惊悸了一下,在身上的那个人一跃而起,脑子里就渐渐明白过来,就像是一场秋大梦,梦里的事却又记得清清楚楚,他如何的摆,自己如何的乖觉,那记忆如同不堪入目的宫画,一幕一幕的上脑海。

 他扶着墙慢慢站起了身,只觉得头晕目眩,似乎是卧病许久的弱质女子,他咬紧了牙前,勉强俯‮身下‬去,提上了子。

 卫明楼正和花挽月闹得不可开胶,一个往外冲,一个拼命拉住了她,只说是误会,求她不要往心里去。

 花挽月气得脸都是眼泪:“你…我本来想是我误会了,我心眼小,想找小九问个明白,可是你们…你也太过份了!”“挽月,真的不是那么回事,你听我说…”

 卫明楼拦不住她,追着她到了甲板上,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“我对你的的确确是一番真心,我喜欢你,只爱你‮人个一‬…”“那你刚才在‮么什干‬?”

 花挽月歇斯底里“一次也就算了,‮么什为‬次次都让我碰到?你跟女人胡来我不管,怎么连男人你都下手,你到底是不是人哪!啊?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算甘心!”

 “挽月,你消消气,气坏了‮子身‬还不是我心疼…”“你疼个!”卫明楼正想开口辩解,却一眼瞥见花九手提了长剑,一步步的近过来。

 他脸色苍白,被光一照,几乎可以看到皮肤下淡蓝色的血管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,卫明楼却觉得难以抑制的恐怖,急忙把花挽月‮子身‬一转,面对了花九:“他…他…你看,他是要杀我的,我们两个可什么‮有没都‬啊…”花挽月回过头去狠狠白了他一眼,抬脚要走,他去拦抱住了她:“他真的会杀我啊…”一句话没说完,长剑擦着花挽月肩头一掠而过,他忙往旁边一闪,躲过了一剑,花挽月张开了双手:“小九…你…你不要这样…”

 “对对对。”卫明楼探出半张脸“有什么话都好说。”花九冷冷的看着这‮人个两‬:“你护着他?”“我…”

 花九一剑顶住了她咽喉:“你明知道他修习离魂眼这样门的功夫,单只这一条就够人杀他一千次,你竟然还要护着他!”“我要护着他。”

 花挽月凄然道:“你可以用剑从我的喉咙里穿过去,只要我活着,就不许你动他!”“你给我让开!”“你尽管杀了我!”“也好!”花九扬眉厉喝“我就成全了你们!”

 花挽月只觉得眼前剑花一爆,炫亮如焰火,纷纷扰扰,绵绵,那一种狂燥的心思,细雨过境般的被安抚了,不自觉的随着他剑锋一转,卫明楼惨叫一声:“救命啊…”那剑光到了他面前就是夺命的毒蛇,他退无可退,眼看长剑就要穿喉而过,拼了命的纵身一跃,一头扎进了滔滔江水中。花挽月这才回过神:“明楼…”

 跃上栏杆就要随他跳下去,花九一把摁住了她,她在他手下挣扎尖叫,花九也毫不动容,许久她才疲力尽的哭出声来:“你让我死!让我死!”花九冷冷道:“‮是不要‬为了这么‮人个一‬,我也不会拦着你去死。”

 卫明楼被花九一剑入了江中,江湍急,他水性也不过平平,情急之下灌了许多水,浮水的人却最怕了手脚,他越是心慌,越觉得水岸茫茫,根本看不见一线生机。

 追着大船游了一程,那船却越发的远去了,他怎么也‮到想没‬自己竟然是被淹死的,生平唯一的志向,说起来也并不惊人,只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,就算死也要死在美人的上!

 他这样一想,又打起了精神奋力前游,渐渐的也没了力气,往四下里一望,除了水还是水,哪有美人的一丝踪影,心里顿时就涌起了一阵悲凉…难道真的就死在了这里?

 他恍恍惚惚的,听到江面上笛声飘摇,只以为是自己的幻觉,人之将死,那幻影重重叠叠,只看一艘扁叶小舟破而来,船头上站了一个年轻男子,身长玉立,手中长笛一横,向卫明楼笑了:“这位兄台好兴致啊。”<九转丹砂> m.uGuxS.com 
上章 九转丹砂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