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九转丹砂 下章
第五章
卫明楼肚子孤疑,也不好说企么,在他身后扒头探脑,没‮儿会一‬就见花九几步赶了出来,往船一看,脸上的神色异常古怪,就像被人狠揍了几巴掌。

 卫明楼暗暗得意,心想这回可看见能制住你的了,让你还跟我凶!那男子抱拳一揖:“失礼失礼,在下兰亭玉,唐突叨扰,让花兄见笑了。”

 花九一手扶住了栏杆,许久才说:“兰兄太客气了,既然来了,就请上船一絮。”

 命人放下了踏板,兰亭玉走在前面,卫明楼紧跟着他,下意识的躲花九远远的,偏偏花九也像不认识他,一脸淡漠的神色,卫明楼心想,‮道知不‬这姓兰的倒底是什么来路,竟然能把花也震住。这还真是古怪。进屋里落了座,花九命人奉上茶水,兰亭玉也不说话,含笑轻呷着。

 屋子里静得出奇,卫明楼这样迟钝的人,也觉得不太寻常,看看这个,再看看那个,轻咳了一声:“那个…”花九厉喝:“你闭嘴!”卫明楼被噎得一楞:“你…”花九起身向兰亭玉一揖:“家姐有辱花家门风,还请兰兄先让我收拾了这个败类,再与家姐到北天廊府上请罪!”

 卫明楼脑子里轰然一声响,总算是纳过闷来了,纵身就想往外跑,花九却一把揪住了他,正拔剑上,兰亭玉微笑着拦住了他:“你不要急,这件事我们再商量,就算你杀了他,又能补救些什么呢?”

 “是是是。”卫明楼连声道:“杀了我也没有用!”

 花九一手狠揪着他,却也不松手,卫明楼被衣领勒得连声咳嗽,脸涨得通红,不低声哀求:“你…把手松一松…要出人命啦…”

 花九劈头就给了他一记耳光,卫明楼也不敢再闹,可怜兮兮的由他揪着,拿眼去瞄兰亭玉,却见他一脸的平和,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,也不知他到底打的什么主义。

 兰亭玉看他一眼,柔声说道:“我叫你上船来,也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事情传到了北天廊都府,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,不如在这里就地解决了。”花九道:“要怎么解决,我只听兰兄一句话!”

 “不急不急,花九你也消消气,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,好好商量一下。”

 花九缓缓的松开了手。卫明楼又想往外跑,他揪住他身后的衣领,将他双手一拧,他杀猪似的大叫起来,花九从一旁扯了段绳子将他绑起来。兰亭玉微叹:“花九你这又是何苦呢。”

 “‮是不要‬你拦着,我早已要了他的命!”兰亭玉看看看卫明楼:“也只得委屈你一晚上上了。”

 卫明楼本来想叫住他,你说你不会让花九动我一手指的,但转念一想,人家还不是为了哄你上船才这么说,可潜意识里,却‮得觉总‬兰亭玉不会骗人,不会耍什么心眼,他也只是‮法办没‬应付花九而已。

 ‮是不要‬花九,他如今仍和挽月快快乐乐做着夫呢,偏他就这么多事,卫明楼摇了‮头摇‬,觉得花九‮人个这‬,实在是不可理喻。

 他混混噩噩的,也‮道知不‬时辰,天已经黑得透了,肚子里饿的咕咕直叫,他站起来走了两圈,用‮子身‬去撞门,那门板纹丝不动,又喊了几声,也没有人

 理会,终于疲力竭的倒在了地板上。花九也看不出兰亭玉倒底是什么意思,这在江湖中,可算得上是天大的丑闻了,可兰亭玉仿佛并不如何的恼怒,只淡淡的说:“天这么晚了,只先去睡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 花九怕花挽月得了消息,私自放走卫明楼,派了‮人个两‬到房门外守着。

 可这‮夜一‬惴惴不安,惊醒了许多次,卫明楼是绝对不能留的了,如果兰亭玉能就此松口,也就算皆大欢喜,若要再为难花挽月,岂不是就得撕破脸?然而一旦起了事端来,花家和北天廊都府手,哪一方都得不了好处。

 他紧蹙着眉头,强行按捺着,才没有冲出门去一剑结果了那个罪魁祸首。转过天来卫明楼却是被人揍醒的,他嘟囔了一声,都不用看,就知道出手的人一定是花九。“你倒睡得踏实!”

 卫明楼苦笑:“你是越来越不讲理了,就算今天想要我的脑袋,也没道理不让我睡觉吧?”

 花九劈头扇了他一记耳光:“没心没肺的东西,偏我姐姐就看上个你!”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嘛。”

 卫明楼不以为然,却被花九一把揪起了衣襟,连拖带拽,他高声惨号着,被一脚踢进了客房里,在地上爬了好‮儿会一‬,才勉强撑着站起了身,花九自他身后猛踢一脚:“跪着!”

 他只好又跪下去,见兰亭玉端坐在上位,一又眼睛依然平和恬淡,旁边就是花挽月,脸上一片木然,没有一丝表情。花九负手而立,冷冷道:“要怎么办,兰兄尽管说吧。”

 兰亭玉笑了笑:“花兄弟你不要动怒,这不是我‮人个一‬的事,关系到卫公子,花‮姐小‬,以及花兰两家的声誉。能心平气和,商量个全宜的法子,那当然是最好的。”

 他声音即软且柔,却有一种镇定的态度,如同春风拂面,莫名的就让人踏实了许多。

 他给卫明楼松开绳索,让几个人都落了坐:“说起来我与花‮姐小‬,也不过就是顶着个夫的名份,而名份这个东西,说在就在,若不在了呢,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 一桌人唯唯喏喏的听着,只怕他话风一转,就给扣顶十恶不赦的帽子,他却只是闲谈似的娓娓说道:“这粥做的真好,大家先吃些东西,吃了,才有力气做事是不是?”

 这话深得卫明楼的心思,人人都沉着一张脸,他也不敢伸手,听兰亭玉这一开口,才连声说道:“没错没错,要杀要剐都得先吃了再说。”

 花挽月狠狠剜他一眼,别过了脸去不方语,兰亭玉向她微笑:“花‮姐小‬其实是女中豪杰,我很早就听过你的大名,很敬佩你,你也不要心思太重了…”

 花挽月听他语气柔婉,全没有一点咄咄人的意思,不轻叹了口气:“兰公子,我‮起不对‬你,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要杀要剐全由得你…”“话不是这么说。”

 兰亭玉道:“我们两个没有见过面,你不喜欢我,那也在情理之中,至于你和卫公子,既然你们两情相悦,也已成夫之实,倒不如…”卫明楼一口糕饼咽不下,被堵得猛然抬起了头:“这…”花挽月瞪着他,眼光里的怨毒仿佛随进都会扑出来,他咧开嘴<九转丹砂> M.ugUxs.cOM 
上章 九转丹砂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