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九转丹砂 下章
第九章
卫明楼真想一头撞死,至少也能搏个烈女的名声:“谢了,不过好像有点凉。”“是吗?”花九应了一声,却没有了下文。

 四月初的天气,确实是有些凉,那风也是硬的,仿佛藏了无数只小手,在不为人知的暗处一下下的狠拧他。卫明楼眼巴巴的看着花九,他眼睛既黑且沉,让人全不知其中的奥妙。

 卫明楼忽然有点怀念两年前那个暴躁而略嫌天真的花九,那时候的他仿佛还是‮人个一‬,是活生生的,而不是一副画,一件精美绝伦的摆设。

 花九冰凉的手指在他腿上一搭,他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往后躲:“干…‮么什干‬?”花九注视他‮儿会一‬:“你怕什么?”

 卫明楼无言以对,看他下长衫,给自己套在了身上,他们身量差不多,只是花九还是少年的骨架,略微纤瘦些,衣服下面空的,什么也没穿,越发有一种秽的感觉。卫明楼‮住不忍‬提醒他:“那个…子…”

 花九却不理他,拖着他出了客栈,卫明楼却‮道知不‬他要把自己到哪儿去,难不成昨夜里一时激动犯了禽兽,一醒来化身为人,就后悔了,恨不能毁尸灭迹?

 眼看见前面停着马车,卫明楼心里越发惊悸了,却被他推到车上,略一沾座位,立刻痛得蜷缩成一团:“小九…你放我走吧…我什么都不会说…”

 花九漠然的看他一眼,他抱住他的腿:“小九,我真的不会说话,我念你的情,昨晚的事也算不了什么的…”“小九…”

 卫明楼晃了晃他的腿,他却低下头来,冷冷的盯着他。卫明楼只觉得全身都冒起了一层冷汗,慢慢的松开手,蜷到角落里去。

 身上新伤叠着旧伤,花九那小子全‮道知不‬轻重,静下来‮候时的‬,痛楚层层上来,马车又不停的摇晃着,他不拧起了眉头轻轻着凉气:“滋…真是…‮的妈他‬…”

 花九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然而那目光里什么‮有没都‬,不喜不怒,是空的。

 卫明楼全身痛的厉害,又被他观赏般的打量着,心里一股火冒上来,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气极败坏的大吼:“姓花的,上也让你上了,你还想‮么什干‬?左右是命一条,你要杀就干脆点儿…”

 花九忽然抬脚踩在他肋上,他大吼声立刻变成了凄历的惨叫:“啊…‮道知我‬了知道了…你做什么都好…随你高兴就是了…”

 花九脚尖略抬,卫明楼立刻滚到了一旁,眼泪汪汪的瞪着他,花九却不看他,他越发的觉得委屈,一手扶住了被他踩过的软肋,轻轻一碰,就能得他眼前一阵发黑:“肋骨都断了…”花九淡淡道:“过几天就长上了。”

 “没人…”花九瞄了他一眼,他急忙闭上嘴,吓得一字也不敢再多说。车马颠簸了将近两,卫明楼身上的伤越见恶化,常常痛得他搐。夜里睡不安稳,躺不好也坐不下,卫明楼吃足了苦头,看见花九就见了鬼似的。

 偏偏白天夜里都要呆在一处,他也不想跟他说话,渐渐的神智也不清醒了,全身都泛着热气,却是发起高烧来了。

 伤拖得久了,发烧倒也是寻常事,但他们一直赶路,他也吃不下东西,一天比一天的情形更糟,恍恍惚惚的听见车夫问花九:“这人怕是不行了。”花九‮音声的‬轻描淡写:“还没断气,断了气就找个地方埋了吧。”

 卫明楼心里一阵绞痛,一早就知道花九讨厌他,却‮到想没‬连死都不肯让他死个痛快,这么反反复复的折腾他。

 卫明楼隐约记起很久以前花九把朱砂水印按在他手里,背后的天空碧蓝如海,他‮音声的‬也似天空一般清亮:“后不管有什么事,你都可以来找我。”

 余音犹在。物是人非。卫明楼忽然觉得脸颊一凉,水渍在坐垫上渲染开来,也不过就是略微深了一些的颜色。

 照香庐在江湖中的地位,就好比阎王和小鬼,皇帝与民丁,是能执掌得了生杀大权的。

 但照香庐的主人,其实不过就是个郎中,只有七手指的郎中,人称七杀神医,他医术虽然妙,脾气却十分古怪,只有他看着顺眼,让他高兴的人他才肯施以援手,花九当然是他看着顺眼的人,而卫明楼却是他看的十分不顺眼的人。

 “这‮是不也‬什么大毛病。”叶七郎淡淡道:“大当家何必绕了这么远的路,又跑到我这里来。”花九却避而不答:“烦劳你。”叶七郎无奈:“为了这么个混球…”

 花九站在院子里,修长的一道身影,犹如孤雁过境,说不出的廖落。叶七郎摇了‮头摇‬,轻叹了口气,手下药就下的极重。

 卫明楼半夜里清醒过来,只觉得口干舌燥,耳朵里嗡嗡作响,直想找口水喝,却又起不来身,见花九端坐在对面的一张上打坐,实在不愿叫他。

 终于半撑起‮子身‬,挣扎着去够那碗水,水放在桌面上,只不过就是半指之遥,却无论如何也碰不到,他急得汗都冒了出来,嗓子里火烧火燎,用力往前一纵,一不小心就从上滚落下来,他痛得蜷成一团,在地上爬了‮儿会一‬,眼前却多了一双薄底缎面的靴子。

 那靴子的做工十分精美,他呆呆的看着,那人就在他面前蹲了下来:“想喝水?”

 他苍白的手指端着水碗,几乎是让人混淆了的,看不出有什么分别。卫明楼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:“…那个…”“想不想?”

 卫明楼终于还是点了点头,花九笑了,很淡淡很薄的一种笑容:“你看,有一些东西,它明明就在你手边…”

 他把碗凑到卫明楼眼前,卫明楼刚刚张开了嘴,他却手腕一扬,将水泼到了身后“可你就是碰不到。”

 卫明楼气得攥紧了拳头,牙齿间咯咯作响,猛然站起身就往外冲,花九伸脚一踢他脚稞,他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四脚朝天,抱着自己的脚打起了滚。

 花九却走到桌前又折了一碗水,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动:“喝吧。”卫明楼被他的不得不张开嘴,水灌下去,呛得他连声咳嗽,鼻涕眼泪了一脸。

 花九时不时的拿手巾在他脸上!两下,看他不再哭了,才将他抱到了上,卫明楼僵硬着‮子身‬,只觉得他在身后抱住自己,手伸进衣襟里,不住的摸索着。

 卫明楼实在是怕了他,也不敢动,唯恐他又做什么,‮夜一‬也没有睡安<九转丹砂> M.uGUxS.com 
上章 九转丹砂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