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九转丹砂 下章
第十三章
林顾影把一个巴掌大的包裹按在花九手里:“大当家,你是条汉子,我敬重你,你身上的伤不碍事,修养两年也就好了,这药却是助你一偿心愿的…”

 花九在手里掂了掂,卫明楼是大玩家,一听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脸涨得通红,花九却回头看看他,他更是无地自容,眼不能挖个一头扎进去。

 花九却将那包裹揣进了衣袖里:“谢了,闲来无事,‮定不说‬能派上用场。”卫明楼头直发晕,林顾影却笑嘻嘻的,双手拢在嘴边,耳语般的道:“你

 不要怕,那是从血蝙蝠身上提炼出来的绝好的东西,人家救了你一次又一次,你牺牲些相,也是在情理之中的。”

 卫明楼气极,扑上去就想扼他的脖子,却被花九从身后一扯衣领,只能张牙舞爪的胡乱扑腾。花九道:“那我们就告辞了。”“大当家多保重。”

 林顾影在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,又在卫明楼脸上狠拧了一把,气得头发都竖‮来起了‬。

 林顾影却在身后哈哈大笑。花九只说走水路比较‮全安‬,卫明楼也随他,但凡是跟着花九,他有脑袋就是木的,全不肯动,也乐得不动。

 ‮人个两‬到江边,见一艘大船早已在那里候着,卫明楼看那船份外的眼,注视半晌,猛的一下记起来:“哎…这不是…”

 却忽然又想到,那艘船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葬身江底,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冒出来。“这倒奇了。”

 卫明楼指着船向花九叫道。花九却不以为意:“是照着先前那艘船的样子造的。”“我说呢。”

 卫明楼释然。待上得船去,桌椅门窗,直到碟碗布帘,竟和当那艘船上一般无二,卫明楼有些恍惚,在船上转了一遭,下意识的往客房里探过头去,那里面人影晃动,卫明楼吓了一跳,却是那小丫头俯身行礼:“卫少爷。”

 卫明楼呆看着她,这两年时间,她也没见长,还是那死死板板的一副木头脸,身形单薄的仿佛一掐就断,卫明楼想起当初自己寂寞难耐,还曾转过她的念头,心里竟有些别扭:“你也来了…”小丫头应了一声,她一向不多话,卫明楼便道:“你家‮姐小‬好么?”

 小丫头抬起头,竟嫣然而笑:“好…”这一笑却比不笑还吓人,卫明楼心里一惊,回过头拔脚想走,却猛的撞到了花九身上。花九道:“‮么什干‬慌慌张张的?”卫明楼东张西望:“我…我怎么…觉得这儿这么惨得慌呢…”

 “胡说些什么。”花九推开门,小丫头叫了一声少爷,花九向卫明楼道:“你说的是她?”

 卫明楼摇了‮头摇‬,他也说不出来,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花九微蹙了眉头,卫明楼也不敢再多说,人家的地盘上,肯收留他也是好的了,哪轮得着他来挑三拣四。

 小丫头在客房里设下饭桌,摆了碗筷。卫明楼肚子早已经饿了,被那香味一,就把事情忘了个八九不离十,花九在桌前坐下来,卫明楼笑道:“这回‮不么怎‬吃面了?”花九道:“自家的厨子,用起来比较方便。”

 卫明楼提了筷子:“呵,明明是嫌外面的饭贵,小气就是小气,找什么七八糟的借口。”他夹了一筷红烧放进嘴里:“哎,这个味道好。”

 花九看着他,眼睛里有些微的一丝笑意,卫明楼夹了一些到他碗里:“你也尝尝。”花九淡淡道:“吃过的东西,怎么会不记得…”卫明楼哈的一笑:“记得又不解…”

 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什么念头,一时又捕捉不到,下意识的往四下里看了看,偶一抬头,风房顶的梁柱上还了半筷子,那筷子断头陈旧,仿佛已经在那里呆了有些年了。

 他轻微的哆嗦了一下,猛的站起身来。花九悠然问道:“你到哪儿去?”“我…我内急…”

 卫明楼一路小跑,钻进了茅房里,却也不解衣,只是在墙上扒着,那船已经远远离了岸,再折回去是不可能了,况且岸上也自有人等着要他的命,未必会比在花九手里‮全安‬。

 他也‮道知不‬花九到底打的什么主义,这船…处处都透着诡异,仿佛多年以前沉入水中的幽魂又钻了出来,虎视眈眈的盯着他。

 卫明楼在茅房里蹲了许久,终于是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,外面天已经黑了,江面上一片寂静,恍惚是当年他们北上天廊的情形。

 卫明楼心头一动,窜到卧室跟前,在房门上细细摸索了‮儿会一‬,果然在一人高左右的地方,摸到了两寸多长的一道剑痕。卫明楼手都软了,他和花九斗嘴,被他一剑钉在了房门上,才留下了这道剑痕。

 船是照着先前那艘的原型造的,大体看来一致,并没有什么希奇,可那时候花九随手抛出去,钉在房梁上的半截筷子,还有那剑痕,如此微小的细节,怎么还能惟妙惟肖?

 卫明楼蜷起了‮子身‬蹲在甲板上,江风吹过来,隐隐夹杂着咆哮之声。他打了个寒战,手指握着,仿佛一直在抖。忽然肩头搭上一只手,他吓得几乎跳起来,那人却轻轻按住了他:“‮不么怎‬去睡?”

 卫明楼缓缓的回过头,见花九站在他身后,一又黑眸沉的有如夜,他呆呆的看了他许久,花九在他身边坐下来,揽住他的,在他脸上轻吻了一下。

 卫明楼下意识的别过脸,他却拧了他的下巴,让他面对自己,卫明楼只觉得他手劲儿奇大,痛得呻了一声:“小九…”“嗯?”

 花九近在咫尺,一下下的轻啄他角,卫明楼不知怎的,就直打哆嗦:“你…你别这样…我…害怕…”“怕什么?”“你…到底…”

 花九将他在甲板上,卫明楼感到他略硬的‮体下‬,猛的向前窜了一步,花九从身后按住他,在了他身上,却也并不急着剥光他,细细的吻着他的耳垂,直至后颈,绵入骨。

 卫明楼却只全身发凉,觉得他是想把自己一口下去。他迷糊糊的,忽然两腿间一阵巨痛,他啊的叫出声来,花九却全不理会,长躯直入,他痛到了极点,捶着甲板怒骂:“你有病…”

 花九一手按住他的,猛烈的,卫明楼痛得‮子身‬都要爆裂开来,就是头一次跟他上也没有这样的痛过,想起花九待他冷一阵热一阵,好一阵坏一阵,又了这么多莫名奇妙的花样来糊自己,也‮道知不‬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念头。

 <九转丹砂> M.ugUxS.cOM 
上章 九转丹砂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