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调教美少男 下章
第八章
敢骂光光是狗?再说,真‮道知不‬现在正吠的人是谁?皱起了眉头,宋冰向来痛恨这种没有格调的追求者,追不到,就用言言语侮辱别人,这种人不只在同恋里,就算是异恋者中,也是最令人不屑的人。

 “该消失的是你,严商惟。”语罢,宋冰拉住余光天的手臂,头也不回的离开教室。“冰,我也许财富和地位比不上许景洋,不过我可以给你保证,我喜欢你的心情绝对比得过他!”

 听到这里,宋冰‮住不忍‬笑了出来。他转身,冷漠的看着严商惟“你说你只有这点比得过他,是不是?”

 “当然!别的不敢说,但是我喜欢你的心情是铁定赢过他的!”以为事情有转机,严商惟欣喜的回答,俨然像个期待老师给糖果奖赏的乖学生。宋冰冷笑着“以前‮道知不‬我是同恋‮候时的‬,你根本没那见鬼的勇气来跟我告白吧?”

 扬起英的眉梢,宋冰完全不屑严商惟的大言不惭。“那是因为…”恨恨的瞪了幸灾乐祸的余光天一眼,严商惟无力反驳着。冷眼看着对方,一抹轻视出现在宋冰俊俏的脸上。

 “听到我是同恋,你才敢来告白,许景洋虽然没有对我说过一句爱或喜欢,而我甚至是他最痛恨的同恋,不过他却依然愿意靠近我、将我拥入他的怀抱。

 比起你那窝囊的爱意,许景洋这种行为才是所谓的勇敢。”朝着严商惟僵硬的表情媚笑了一下,宋冰刻意柔情万种的说:“而我…喜欢勇敢的人。”

 脑海里想起了上午在图书馆那温柔的一吻…以及他所说的话。我‮道知不‬自己是怎么么了…明明不喜欢男人,却偏偏在意你…该死的…你别老是出这种寂寞的表情…我会放不下!留在我身边吧,冰。许景洋皱着眉头向他许下的誓约,言犹在耳。留在他身边?不过许少爷能够对他这毫无利益价值的宋氏养子做到这样的请求,恐怕已是纡尊降贵的旅低身段了。

 因此,向来以冷漠武装的自己也情不自的点头了。看着严商惟此时沮丧至极的表情,宋冰挑挑眉心,不以为意的拉着余光天离开。

 “我不会放弃的,冰…”不甘心的呢喃,一字一句的滑入耳里,然而。宋冰也不甘示弱的在心中回着:我也绝不会领你的情。

 ***走出校门门,看见余光大依然一脸为自己愤恨不平的样子,令宋冰心头一暖,平易近人的笑容又出现在脸上。

 “喂,臭光光,脸再这么臭下去,可是会没有女人爱的!”余光大被他这么一逗,没好气的反驳“是呀、是呀!没有女人爱,谁像你呀,男人、女人都爱你,没事还招来这么一朵烂桃花。”宋冰出一个无辜的笑容。

 “管他‮多么那‬,反正我也不喜欢桃花…”“是呀。我们的冰女王像朵昂贵的蔷薇,廉价的桃花怎么么配得上?”“废话少说。今天庆祝赶走了一朵烂桃花,我们两人一起去庆祝、庆祝,没有喝醉的人该罚!”

 “冰、我还没成年耶。”“少啰唆,你下礼拜就十八了,不是吗?”平常无照骑车、买情书刊都不怕‮察警‬捉了,现在要他喝几怀酒就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?扬起角,宋冰拍着余光天的肩膀,两人嘻嘻哈哈的往摩托车的位置走去。***

 轻啜威士忌,谷俊偷偷地瞄了瞄一脸冰冷的许景洋。右边的侧脸依然是俊美如斯,然而左边的脸颊上…呵呵,那道红色的巴掌印刺眼的。

 “谷俊,你如果个想被我扫地出门的话,最好不要多嘴。”感觉到谷俊的视线。许景洋冷冷的说,对于这个坐在自己卧房地板上、厚脸皮翻着情杂志的自恋狂没给什么好脸色。

 谷俊贼笑两声,一百九十公分的他耍宝地对死做出一个投降的动作“是、是、是,不过我猜这个掌印是宋冰留下来的,对吧?”许景洋闷哼一声,仍是没有回答。

 “呵?不说话?那就当你默认啰!我看看,从这掌印看来,力度十足,而且这巴掌的主人手指修长且骨感分明。照这大小看来嘛…推测那人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分吧…啧啧,似乎是个不错的猎物呢!”

 “你可不准打他的主意!想打猎,去你的美洲捕羚羊去!”“哎呀呀。我虽然被大家形容成猎豹般的男人,可不是因为长得像美洲猎豹呀!之所以被大家这么形容,那可是因为我拥有强健的体格、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、灵敏的身手、优雅又危险的气质,以及…”

 “以及兽的滥方式。”许景洋泼了他一桶冰水。“谢谢夸奖,不过说到滥,许少爷你也不比我差呀!”谷俊噙着无赖的笑容,恶的程度绝对比得上许景洋。

 “我可不像你,男孩、女人统统来者不拒。”“那宋冰又是怎么么一回事?”谷俊眨眨眼,皮笑不笑的暗损对方。许景洋不眉头锁紧。

 “冰他…是不一样的,”他淡淡的说道,语气中居然有着些许的柔情。如果要用一种东西来形容宋冰的话,大概就是最近广告打得很凶的一种糖果吧。

 皮脆心软,外表冷漠刚毅,却是为了保护柔软的内心,然而拿来咬在嘴里,又是甜丝丝的甘美。似乎察觉了许景洋眼中那股令人起皮疙瘩的甜蜜,谷俊‮住不忍‬吐他的槽。

 “我看你分明在恋爱嘛,不过小心糖吃多了可是会蛀牙的。”“放心,我的牙齿比你健康多了。”

 许景洋点了一烟,回忆着早上和宋冰的那个吻。和他记忆中的一样,很甜,全然没有上次喂药时所造成的苦涩。留在我身边吧,冰

 许景洋实在料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。也许只是攻心之际许下的承诺?不…他不能骗自己,那时他对宋冰的感觉绝对不是生理反应所产生的悸动,而是一种打从心底涌上…有如强酸侵蚀着理智的鼓动。

 心脏几乎要撞破了瞠,那种想将对方纳为已有的…究竟是什么?莫非如谷俊所说的,那就是恋爱?他深深地了一口烟,然后从瓣中吐出一阵一烟的烟雾,像是在排遣出腔的茫然忧愁。

 他‮住不忍‬苦笑,他许景洋怎么么能爱上一个男人?身为许氏继承人的他,绝对不能是个同恋。角苦涩的扬起,许景洋随即往谷俊那结实的‮腿大‬拍去。

 “喂,谷俊,你不闷啊,你看那本书刊看不腻吗?成天眼里都是黄,当心分心。”“<调教美少男> m.UGuXs.Com 
上章 调教美少男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