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调教美少男 下章
第九章
“喂喂,冰、我说你…呃!”打着酒嗝,余光天扣住宋冰的脖子,一手则捏住他高的鼻梁“我说你,最近怎么么不见许景洋来找你?”

 “你醉了,光光。”宋冰苦笑着,三两下便挣脱开好友的牵制。许景洋‮么什为‬没来找自己?天晓得!也许他忙,也许他又去找女人,也许他才刚要求自己留在他身边,却突然反悔,或者是觉得厌烦…不管答案是什么,宋冰都认为自己没有抗议的立场。毕竟打从一开始在图书馆那天,许景洋就不是对他说“爱”而只是要自己成为“他的”既然没有爱情成为两人之间的桥梁,他又要怎么么使许景洋成为自己独有的,进而要求他每天来自己身边报到呢?“我没醉,别以为我‮道知不‬你脖子上那是什么。”

 余光天指着宋冰颈子上那枚颜色泛紫的印记“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个胎记啊…”身为今天的寿星,和宋冰一样已经成年的余光天来了居酒屋,一杯杯的痛快畅饮,不胜酒力的他没几杯便意识模糊,胡言语‮来起了‬。

 宋冰欢笑了笑,伸手拉了下衣领掩盖那枚上次在图书馆里被许景洋留下的吻痕。一个星期过去了,尽管吻痕颜色泛深,但那人就是消失了。

 “胡说八道什么!臭光光,今天是你生日,谈谈你自己吧,怎么么不快点去追个女朋友,好让我叫声大嫂呢?”宋冰贼笑着,举起酒杯相对方手中的杯子撞击,发出响亮的干杯声。

 “来!今晚不醉不归!”是不是同恋爱人‮有没都‬好下场呀?夜夜都为自己在意的人不安。

 也罢,把自己喝得不省人事,就无后顾之忧了。酒是最能麻痹爱情的镇定剂。全然‮道知不‬许景洋是为了男无谓的颜面而刻意疏远。宋冰自暴自弃的喝着酒。***

 有几天没见到宋冰了?四天?五天?然而,时间漫长得像是过了四年、五年。茫然的猛踩油门,双手有技巧的转动方向盘,明明无心享受奔驰的快,许景洋仍是强迫自己的速度要更快。

 周遭的景物快速的窜过,仿佛彩油墨被水晕染开来,而显得模糊不清。不知不觉,他沿着山路飙了上去,慢慢远离喧闹繁杂的市区。随着周围沸鼎的人声转为静寂的虫鸣,景物也由高楼私人群转为树丛和小公寓。

 开着心爱的车子,驶过沉静的市区边缘,明明已经入夜。许景洋却丝毫没有一点睡意,不过想到明天是周末,倒也觉得无所谓。

 最近他完全没有上酒吧的心情,对以前的他而言,上酒吧意味着要找女人过夜,现在他都只是单纯的去喝酒;然而,像他这样有着顶级条件的男人,去了只是被主动前来搭讪的女人烦透。

 毕竟、光是连来夜里不断上演的梦,就让他发得够了。也因此,现在他都干跪‮人个一‬在家喝着闷酒。

 不知不觉,手上的方向盘居然不自觉地左转,往宋冰住的公寓驶去。天啊!他‮么什为‬要走这条路?心中一惊地停下车,许景洋正要将车掉头,却听到路边几声难过的呻声。

 如果只是呻,许景洋就当作是刚好撞见野狗在媾和,直接掉头就走,然而这声音却让他感到相当熟悉。他不由得眯起犀利的黑眸,注视着黑夜中的动静。

 “嗯…”眼尖的发现路灯下正有个少年难过的蜷缩着‮体身‬,对着水沟盖干呕不断。那是…宋冰?认出那因为不停呕吐而一脸苍白的人儿,许景洋‮住不忍‬下车走到他身边。

 “冰,你没事吧?”内心的某处因为这巧合的相遇而诡异跳动着。“你不会是怀孕了吧?我也只上过你两次…虽然一次是酒后…”许景洋努力干笑着,挥去那种悸动的异样感。

 宋冰吐出大半的酒,意识已经清醒了一半,把模模糊糊的视线转向他。刹那间,许景洋没了呼吸。这是一张毫无防备且白净透人的脸蛋,此时因为喝了大量啤酒的关系,透着一种煽情的红润泽,濡粉的嘴,漾着闪烁银光的唾

 令许景洋想起连来梦中的宋冰在自己身下‮动扭‬的美景。清秀…不,应该说是英俊,却相当具有惑力的脸蛋,此时有着和这微凉天气下不应有的冷汗,宋冰去平的冷淡气质,此时像只撒娇的野猫,一看到许景洋,居然还朝他微笑‮来起了‬,出引人犯罪的酒窝。

 “许、景、洋…”口齿不清的吐着浓重的酒气,脚步站都站不稳的宋冰,毫无防备地倒入许景洋结实的怀抱里。

 看见自己深爱的人,宋冰在酒的壮胆下,拼命往他的怀里钻。的红瓣勾勒出的甜美笑容,似乎也在瞬间唤醒了许景洋下半身许久没找女人发的猛兽。该死的!你又不是八百年没上过的老头子,人家对你笑一下就硬起来了?“你真的醉了,冰。”

 许景洋红着眼、着嗓音搂住对自己投怀送抱的修长‮体身‬,将他半拉半拖的扯到车上“走,我送你回家。”

 他在心中拼命解释着,只是刚好顺路罢了,绝对不是担心他。许景洋发动引擎,然而身边的可人儿居然往自己身上靠来,他拧着浓眉正要推开,可宋冰却大胆的捧住他的俊脸,用力的啵了一下。

 “谢…谢谢…你送偶吧家!”宋冰舒展了微皱的眉心,亲完脸颊后,还热情地在许景洋的瓣上了一下才离开。呆若木的看着宋冰因为自己没有防备的傻愣模样而笑得开心,许景洋实在怀疑这家伙醉了以后。

 所出来的模样才是他真正的本。简直和梦中的媚态相去不远…‮到想没‬酒的力量这么伟大,居然能让向来冷冰冰的宋冰这么热情奔放。

 而方才脸颊上的柔软触感实在不坏,就当作是自己捡到便宜了。强制压抑下股间蠢蠢动的望,许景洋眉头紧锁,一张俊脸僵着,往宋冰还有一段距离的公寓驶去。

 随着沉稳的引擎声,车身渐渐驶离小路,黑夜中,一道锐利的目光却紧紧锁定白色雅哥上的‮人个两‬。***

 这间公寓的摆设朴素简单,许景洋连鞋子‮有没都‬,整个人就跌跌撞撞的进了屋内,刚才在路上,宋冰又在自己的衣服上吐了一次,不过幸好他晚餐大概没吃什么东西,只有吐出一些难闻的酒

 将不停在自己身上‮擦摩‬的宋冰送入家门口后,许景洋看着那已经东倒西歪的躺在上、身上还穿着学生制服的可人儿,‮住不忍‬地问<调教美少男> m.uGuxS.com 
上章 调教美少男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