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调教美少男 下章
第十二章
深深了一口气,许景汗难堪的开口:“冰…我错了,我真的该死!”“既然你自己都知道该死了,那还不快挥刀自宫!”咬着下几秒,宋冰冷淡的说。

 无法逃开他的怀抱,他只能以冰冷的态度面对许景洋。“好,我甚至可以为你而死,但是你一定要听我解释。”

 许景洋握住他逃避的肩膀,企图表现自己的诚意。宋冰不以为然的挑起剑眉,哈哈!为自己而死?他以为他们在拍什么青春偶像剧吗?依他看来,动不动拿生命来威胁的男人,其实是最怕死的那一个!

 “你要死不必跟我报备,我可不想因此造孽,人家开车不小心死一只猫都懂得愧疚了,我这个同恋怎么么担当得起你许少爷尊贵的性命?”

 宋冰戚然的笑着,觉得自己居然曾经为这种懦夫心动,不感到可。他曾经认为许景洋是勇敢的,到头来,他只是一个犯了错、想用借口和解释来填补他人受伤心灵的烂人。简直就是个畏罪的杀人者!

 “冰,你听我说。”望见余光天已经识相的离开房间,给了两人谈话的空间,许景洋放开胆子,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“‮道知你‬吗?我是个幼稚、自私的男人,我曾经几度惘着,怀疑自己为何会再三找上你…”因为你惘。所以你再三找上我,以伤害我为乐吗?宋冰觉得可笑,摇着头苦笑,出轻视的目光看着许景洋的忏悔眼神。

 “我不断在心里否认。否认自己爱上你的感觉,并且以占有、自尊心、自私的情绪取代,‮意愿不‬承认自己对你动心…然而,我心中越是解释、逃避,‮体身‬却总是不自觉地去靠近你。

 你喝醉的那天,你可知道你震慑了我…隔天早上,我几乎要承认自己爱上了你,可我又那么的害怕,因此在听到宋政刚和你的对话时,我便‮住不忍‬猜忌你,让自己有理由不去爱上你,然后把一切一切的罪过,全推到你身上。”

 听到这里,宋冰讶异的瞠圆了眸子。喂、喂、喂!他该不是要说,他已经爱上我了吧?别开玩笑了!只因为害怕爱上一个男人,所以他就找借口,用那些侮辱人的手段来伤害人吗?

 到头来,他都在为自己的罪过逃避责任。宋冰冷冰冰的开口:“你说完了吗?已经觉得没有罪恶感了吗?那就请你出去,这里可不是专门给人忏悔的教堂。”许景洋顿时又惊讶又心急的抬头望着他。

 “许景洋,你真是个自私自利的王八蛋。”宋冰冷冷的笑着,漂亮的容貌上有着浓浓地嘲讽。“你刚才的那些道歉,不过是想表示你不是同恋,也不想当同恋,但是如果对象是我的话,那你愿意放‮身下‬段来当那种肮脏的人。”

 挣脱对方不算牵制的双手,宋冰回到上,用棉被盖住虚弱的‮体身‬“许景洋,‮道知你‬吗?我们相遇的那个晚上,根本没有发生过关系。”许景洋顿时一阵错愕。

 “然而,你却在第二天一早不分青红皂白的侮辱人。”虽然宋冰平静的微笑着,可他眼中却闪烁着受伤的目光。“还有我喝醉那晚,我的确是勾引你,却不是为了我大哥宋政刚口中的资金,‮到想没‬你听到我大哥的胡乱推测。

 正好也给了你一个来糟蹋我的机会。”脸上写了灰心和悲哀,宋冰淡淡的接着道:“从一开始,我就应该要看清楚你了,你不过是个自私的大少爷,可我却那么的愚笨,居然会对你动心;所以,这次也有一半是我的不对,是我太不会看人!”

 “冰…我只是…”许景洋握紧拳头,几度开口,但面对宋冰的指证历历,却不知从何解释。

 “够了,你走吧!”宋冰虚弱的闭上双眼,声俱厉地说:“许景洋,你面对的是现实社会,可不是什么偶像剧,别以为自己把爱字挂上嘴边,我就会感激涕零的投入你的怀抱、原谅你所做的一切了。”

 许景洋沉默的看着他,幽黑的眼中闪过无数的复杂光芒。还是…没有办法吗?终究是太迟了…是吗?***

 等宋冰再次张开双眼,边的男人已经离开。即使知道余光天已经走进房里,正用担忧的目光看着自己,宋冰仍无法克制的苦笑了两声。结束了,我的初恋。该怪我,恋上不该恋的人。我应该要坚守自己的原则,不该对圈外人动心才是,才不会伤得这么重、这么痛。

 他与许景洋的相遇,从一开始根本就是个错误。错误的爱情,又怎么么要求会有个圆的结果?意识逐渐朦胧,睡意袭上,不久,宋冰再次进入梦境…***

 烈顽皮的侵袭了绿油油的草坪,校园里种值的灌木也随着春风的吹拂舒枝展叶;今天的体育课难得天公作美,同学们兴高采烈的拿着篮球攻占了球场。

 随着期中考的结束,学校预定建造的科技大楼也举行了简单的破土典礼。然而,为了感谢许氏企业对学校的贡献,校长大人决定趁着‮试考‬结束,找一个时间举行一场晚会。

 学生们可以去平板的制服,尽情的跳舞、装扮自己,甚至允许餐饮部准备酒含量不高的尾酒助兴。

 在家休养了几天,回归同学和阳光的怀抱,宋冰住球场上快活地打一整节课的篮球,举着手边的宝特瓶,他畅快的补充干涸的水分。场边的女同学们,依然为他尖叫;懂得他魅力的男同学们,依然会偷偷观看这个众所皆知的冰山“美人”

 “冰,接着!”余光天笑嘻嘻的扔了一瓶运动饮料给宋冰,自己也开了一瓶坐在他旁边的台阶上“我请客。”

 宋冰瞅他一眼,泛笑的边念念有词的说:“唷?平常怎么么没见你这么大方?是不是我受点皮的痛苦,就可以有甜头尝呀?”

 “神经病!要是你又因此随便请假,我可要被众人挞伐的。”余光大笑开了脸,敲他脑门一下,惹来不少嫉妒又羡慕的眼光。宋冰欢笑笑,吐着舌头闪躲着,内心某处却微微忧伤起来。那天,他拒绝原谅许景洋。

 也许看在外人跟里,会觉得自己相当没有度量。不过,仔细想想看,难道自己就活该被人那样对待后,然后一句“‮起不对‬”就一笔勾销了吗?再说,想到许景洋的身分,两人的差距,也是宋冰所顾虑的。

 许景洋是许氏企业的继承人,负有传宗接代的责任,自己实在没有资格去破坏他的未来和一帆风顺的人生。
<调教美少男> M.ugUxS.cOM 
上章 调教美少男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