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神雕腥传 下章
第十五章
 男人们都退开等小龙女完,唐镖头凑上前去,半开玩笑似的说:“女侠,你往兄弟们的衣服上撒,这样对他们太没礼貌了吧。”小龙女不好意思地说:“对不起,我没忍住,这样吧,唐镖头,你说要我做什么让他们消气的,我都做,好吗?”

 “嗯,做什么这个简单,只要女侠愿意,这还不好办么。既然女侠让兄弟们闻到你身上最臭的味道,那明天女侠也要多帮帮兄弟们子就可以了。”

 小龙女此时已被冲昏了头脑,对于这样的要求也不加考虑地答应了,她接着又问:“那你们还打我吗?我还有很多功力的。”“这个简单,不过不能再一群人了,不然明天我们也赶不了镖了,这样吧,换成用鞭子打,不过要远点,好吗?”

 小龙女点点头同意了这样的规则,唐镖头叫人把小龙女带远点,绑着双脚倒吊在一棵树上。签轮到的男人就挨个过去用马鞭狠狠地打小龙女。

 尽管这鞭子每次打到都会让男人的手一麻,但是能鞭打这样的绝美人可是做梦也不敢想的,轮到的人还是打得十分痛快,特别是鞭打小龙女的小还会让她叫,甚至出水来。

 对于持续不断地用内功防御,小龙女自小在古墓的寒玉上就练了,此时再运用起来丝毫没有问题,体受到的刺只有一些痛感和随之而来的快。她几乎完美的体在鞭子的打下不断晃动,响亮的声音在树林里回

 轮了几个人后,现在打着小龙女的是一个较为腼腆的小伙子,他有些脸红,鞭子也打得较轻,在了几十鞭子后,他摸着小龙女身上那微微的红痕,说道:“女侠,我、我还有一件事。”

 小龙女在中回过神来,问道:“什么事?”“你好美,我、我可以跟你吻一下吗?”小伙子显得有些紧张。小龙女笑眯眯地点点头,于是那个小伙子就蹲了下来,深深地吻了小龙女一阵,二人的舌头都在了一起。小龙女忽地想起她和杨过甚至连这样的亲吻都没做过,不有点神伤。

 “女侠,你怎么了,我做错了吗?”紧张的小伙子问。小龙女摇‮头摇‬,笑着说:“没事,还有别的吗?”

 小伙子沉默了一阵,鼓起勇气说道:“还有、还有就是,女侠你能不能帮我脚趾?我一直很羡慕江湖上的大人物,或者一些达官贵人,我经常想着,要是有一天能有一位这样‮份身‬的美人能帮我脚趾那真是太舒服了。”

 小伙子憋着一口气说出了心里话,马上又低着头不敢去看小龙女。小龙女愣了一下,也有些害羞,她问:“那,如果有一天你有钱了,你要养一大群小妾,然后让姐姐天天帮她们脚趾哦?”这本是在蒙古大营里,蒙古兵着小龙女说出的话,没想到此时却能改变一下说了出来。小伙子高兴地说:“那女侠是答应了?”他高兴地把自己的脚伸到小龙女的面前。

 尽管这双脚有着浓重的汗味,小龙女还是一五一十地了起来,包括脚趾的垢物都吃得干干净净,把脚上的汗都进了自己‮体身‬。小龙女脸贴着那小伙子的脚,说:“现在,你的脚干净了,可不可以帮姐姐做件事?”

 “行,我马上放你下来。”小伙子说着就要去解绳子。小龙女轻声阻止了他,说:“不是指这个,你能在我嘴里撒泡吗?那样做能让姐姐的毒轻些哦。”

 “啊,这个吗?好,好。”小伙子掏出自己涨大的进小龙女嘴里,却怎么也不出来。“对不起,大了就不出。”小伙子歉意地说。

 小龙女示意他抓着自己的头,把先在自己口中发一些,胆子逐渐大起来小伙子也不客气,抓住小龙女的头部做起了活运动,不多时就把一股浓厚的在小龙女的嘴里,小伙子没有出来,而是等了一会儿后软下来的茎又开始

 连续吃下,强烈的腥气让小龙女有些不适,但又有一股十分舒服的感觉,她把这些体都咽下去,对着小伙子说:“去吧,叫下个人。”

 …小龙女几乎整夜都被鞭子打,到了早上,镖局的队伍出发时,她才蜷缩在地上,药功力暂时退散的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。唐镖头说:“女侠,我们要赶路了,你能走路不。”小龙女十分疲劳,但还是说:“给我你们的衣服,走吧。”

 胡老大阻止道:“就女侠你这姿,无论什么男人衣服穿上去都还是女人,扮不了的,不如女侠就睡在我们运送的箱子里吧,那里面有个夹层,上面只有一些不值钱的东西而已。”

 小龙女无力去想其它的,就点点头。于是,镖局众人把她赤着抱进那个箱子里去,留了个通风口,就催促着上路了。

 小龙女昏昏沉沉地在里面睡着了,外面的车队行进不快,但已能看到前面的蒙古车队,囚车里的黄蓉倒在地板上睡觉,看情况昨晚也经受了一番‮磨折‬。

 对于这些赶镖的,在这个兵荒马的年代十分常见,也没人去注意他们,因此他们几乎是能保持蒙古车队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。树林的范围不小,还有几座山头,两个队伍当天也没能走出这个地方,当晚扎营的地方还是一座山的山脚下。

 茂密的树林里,渐渐暗下来的天色,这两个队伍就好像身处世外似的,各自有自己的打算,又不受干扰。

 镖局的队伍为了‮全安‬,落脚时选了离蒙古营地很远的地方,反正也不怕会跟丢了,前进的路就一条。困在箱子里一天的小龙女被放出来时渴得要命,她接连喝了几碗水,又跟着镖局众人开始准备晚餐。

 此时的小龙女已经恢复了常态了,穿上了她那标志的一袭白衣。她坐在地上,静静地看着众人忙碌。唐镖头凑过来问道:“女侠,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

 小龙女微微一运功,那种烦恶感又隐隐冒了出来,她摇了‮头摇‬,说:“还是不好,没解干净。”“那好,我现在有个主意能帮女侠化解一下,不知道女侠同意不?”唐镖头说。“什么主意?”

 唐镖头凑到小龙女耳边说了一阵,小龙女的脸马上就红了,她思索了一阵,抵御不住‮体身‬里泛起的火,还是点了点头。唐镖头跟着一群人把小龙女细细地除去身上衣裳,然后把她呈土字形地捆在木架子上凌空吊着。

 小龙女自小习武,‮腿大‬被拉成一字形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拉开的‮腿大‬让她那羞人的‮处私‬暴出来,一时也有些害羞。唐镖头从怀里掏出一小罐药膏,用树枝抹了一点后轻轻涂抹在小龙女的‮处私‬里面。

 他一边涂一边解释道:“这是一种惩罚妇的药,涂‮身下‬的妇会不断身从而虚而死,但如果涂得少的话就只会让女侠你舒服一下而已,这是我老唐跑江湖十几年来辛苦找到的。”

 小龙女点点头,那些药膏开始抹上去只有凉凉的感觉,但很快就变得燥热,而且升起一股异样的快,就好像整个人都要陷入疯狂似的,一颗心开始快速跳动,全身上下都变得十分感。

 胡老大指挥着几个人在小龙女身下架起了一个锅,还生了火,锅里的水很快开始冒泡。他拍了拍小龙女的‮腿大‬,说:“我们可托了女侠的福,已经很久没试过老唐这个特殊的菜的,哈哈。”

 几个大汉在忙着把随身带来的干和一些调料倒入锅里,还不断地搅拌,唐镖头即站到了小龙女后面,双手握住了她的双,开始不紧不慢地,还不时用手里一尖利的钢针‮逗挑‬小龙女的头。

 小龙女变得极其感的房一被‮逗挑‬,就好像洪水了洪,崩了堤。她一张俏脸绝伦的脸蛋泛上了红,就好像一个充情的感女人,跟以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形象大相径庭。

 新药加上旧残留药的双重功力已经完全发了小龙女的火,她感的头像被火烫到似的变得通红,男人对这两团的‮摩按‬更是让小龙女娇不已,被拉开的‮体身‬紧绷着,就好像被一群男人同时入似的。

 浑身发散出妖泽的小龙女不断地娇叫,‮身下‬的水不断涌出,起初是一滴滴地落下来,到了后来都是一股股地出,溅落到下面沸腾的锅里。

 晶莹的体跟浑浊的汤水混在一起,再也分不出彼此,小龙女那独特的人味道也深深渗透进块里面。

 就好像房被挤似的,唐镖头对小龙女的捏力度越来越大,两团泛红的团不断变化着形状,而随之发生的就是‮身下‬不断地出现吹,大量的水混合着落到锅里,溅起的汤水粘在小龙女光滑白的‮腿大‬上。

 围观着的男人们都鼓起掌来,像是助威似的鼓励小龙女继续高,还有人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‮体身‬。

 小龙女紧闭双眼,如此羞辱的场面她已不敢去看,但前所未有的快却让她趋于疯狂,连续不断的高让她陷入,而‮体身‬早已经不顾一切地爱上了这种令人虚似的发

 胡老大找来两树枝,叉开了小龙女‮奋兴‬的,让里面的小孔张得更大,水也如水一样了下来,为男人们的晚餐添加味道。

 树枝在道里的‮擦摩‬让小龙女失去了最后的防线,水好像是从腔里直接出来似的,止不住地出来,异常强大的快在‮体身‬里传播。

 小龙女在出最后一股水后疲倦地垂下了脑袋,还不断地着气,‮体身‬的红也慢慢消退。唐镖头把小龙女放了下来,让她躺在一边休息,而他们即围着坐下来享用那锅特殊的汤。

 胡老大是个人,他一口就喝了手里的半碗汤,然后一抹嘴说:“哇,老唐你这菜厉害,里面女侠的味道实在是太浓了。”

 “对,对,好人的香味,待会儿我要去问问女侠可不可以让我亲亲,哈哈哈。”男人们的似乎也提了起来,嘴里开始侮辱这位他们挂在嘴边尊敬的绝女侠。

 药的强烈催情让小龙女着实疯狂了一番,但出的水同时也带走了她体内残留的大部分药力。小龙女趁镖局众人聚餐的时候坐起来运了下功,内力在周天里运转一番,原来那股烦恶感已经十分微弱了,神智也冷静下来。

 她悄悄地穿好衣服,然后跟唐镖头轻声说了下,就运起轻功消失在树林里。镖局众人驻扎的地方离蒙古人也不是太远,小龙女没走多久就发现了火光,她轻声跃上旁边一颗叶子茂盛的树,躲在树叶后面悄悄望去,那正是她跟踪的对象,蒙古人的营寨。  M.UgUXs.cOM
上章 神雕腥传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