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追捕 下章
第二十四章
 苏兰微微笑了笑“哪都好。”的确,不知为何自己现在胃口的确是差了好多,整个人也懒洋洋的,心情则在不好不坏之间,似乎有什么事将要发生,而自己却忽略了。

 “走吧。”姚与伍一起进来了。“嗯,兰儿很没精神,下午我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的。”安抱起安静的苏兰,有些担忧地说着。“嗯。我也去。”伍点头同意,但希望自己也同行。“我没事。”苏兰并不喜欢医院。

 “去看看吧,你最近真的很没精神。看看我们也放心。”伍轻轻‮摸抚‬着苏兰消瘦的脸,柔声劝道。

 “好吧。”看着三个人担忧而坚定的眼神,苏兰同意了。午饭是安特意挑的一家素菜馆,对于安的品位其他人一向是信得过的。清淡而口的素菜让苏兰的胃口也好了许多,看到苏兰终于能多吃一点四个男人都感到很高兴。

 “真巧啊,能在这儿见到几位。兰儿,最近可清瘦不少。”骆很自然地坐了下来,冲着表情冷淡地撇了一眼他的四个男人笑着说“外面已经没位子了,希望你们不要介意。”

 如果是平时骆不会这么做,可是,在他手下的人除了一些很显见的事情外再也查不到兰儿的一点消息,而自己几次登门都被这几个男人阻挡,根本就见不着兰儿的面,时间一天天地过去,而自己也越来越感到焦躁,在派人一天24小时地盯梢的情况下,他也只能制造偶遇了。

 伍他们完全相信即使外面还有位子,那在骆说完这话之后也肯定没有了。对骆,他们从来就不曾放过心,可以说他与他们是同一种人,对于他们想要的他们就会不择手段地得到,可是,兰儿是他们不能失去,所以,在他回美洲之前,他们都不能放松。

 苏兰略感好奇地瞅了骆一眼,他是谁?跟自己很吗?坐在她身边的周将她的脸轻轻搬了回来“兰儿,趁热吃,菜凉就失去味道了。”

 “不要紧,兰儿喜欢吃什么菜,如果菜凉了的话,那就让厨师再做一份。”“兰儿的喜好自由她的男人我们几个顾好,就请骆先生不用替我们几个外人担忧了。”姚冷冷一笑。

 “兰儿最近可是瘦了不少,这可不像姚总说的顾好了啊。”骆一副完全听不出姚话里意思的表情说道。苏兰无奈地放下了筷子,这是演的哪出啊,‮么什为‬她听不明白呢?这位叫骆的先生他们认识吗?“兰儿吃了吗?”

 伍除了刚开始撇了骆一眼外,就再也没看他了,而是一直注意着苏兰。“嗯,不想吃了。”其实她一直都‮得觉不‬饿。

 “嗯,我们走吧。你回去休息一下,脸色还是有些差。”伍将苏兰抱‮来起了‬,也不理其他人,直接转身走‮去出了‬。其他三个男人也都立刻站起身来,跟着走‮去出了‬,而骆就这样被他们直接无视了。

 原本带着笑容的脸在苏兰完全离开他的视线后变得扭曲起来,紧握的手慢慢张开按在了桌子上,他也缓缓地站起身来“加派人手一定要给我24小时不错眼珠盯着他们,同时,”

 骆皱眉沉默了‮儿会一‬“再多派点人看着苏可。”又一阵沉默后,他原本紧绷的面容也平静下来了“先就这样吧,其他的,等我再考虑一下。”

 他不能因为那几个男人的态度而被得忘了自己最终的目的,以现在的情形看,兰儿似乎并不记得他,倒是那四个男人将他看得很紧,这与自己的愿望正好背道而驰。

 目前最主要的是让兰儿记住他,虽然自己可以用任何方法,但会让兰儿对他记恶的方法还是不能用。

 他‮道知不‬那四个男人是否明白,但他却看得很明白,兰儿看他们的眼神还是很淡,那也就是说,他们还是没有走进兰儿的心里。可见他们虽然极力想做得更好,可是,显然方法有误,那自己就不能重蹈他们的覆辙。

 ---“陈远,兰儿检查的结果‮样么怎‬的?”安与伍带苏兰来到了一家私人医院,而这院长也是他们识且信任的人。“没什么大碍。”

 陈远翻着手里的检查报告仔细看了一下。“陈远,你的仪器是不是该换换了,兰儿如果没事的话‮么什为‬最近会瘦了好多?”安用充怀疑的目光看着陈远。

 “我说她没有大碍可没说她没事。”陈远没有好气地瞪了安一眼,自己怎么就认识了他?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说兰儿还是有事吗?”安一把揪住陈远的衣襟。

 “对。”陈远握住安的手腕,将他的手指一掰开。“你还要不要听我说?”他的这一句话就将‮定安‬在了那里。

 “快说。”这句是伍说的。他‮音声的‬低沉,冷凝的表情紧盯着陈远,而手却温柔地抱着做完检查后便疲惫地睡着了的苏兰。“她房事过多,火过旺,内分泌有些紊乱。建议,节制房事,找个药膳师为她好好调理一下。

 还有,她的子以前似乎受过大寒,如果调理不好的话,她很不容易受孕,而且即使受孕,也很难保住胎儿。”

 “你这个庸医,这叫没什么大碍吗?”安愤怒地低吼着。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们几个不是都不想要孩子吗?苏‮姐小‬这样的情况正好也节省‮孕避‬药了,不是吗?”

 虽然自己与他们四个相识不如他们几个那么长时间,但几年的时间‮是不也‬白混的,对于他们几个,自己可以说还是比较了解的。“兰儿不同。”伍紧紧盯着陈远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 看着伍的表情,陈远低叹了口气,这算不算现世报,以前他们身边的女人自己也见过不少,情况自己也了解一些,以前的不屑一顾到今天的过度小心,看来人真的不能做坏事。

 “嗯,我认识一个药膳师,他做的药膳不错,而且他还有着中医执照,是一个中医世家里出来的人,他可以根据苏‮姐小‬身边的状况随时为她改善药膳,这样就比一般只会做药膳的人要好的多。”“嗯,谢了。”安与伍同时说道。

 “不用了,能看到你们这样也值了。”陈远将报告合上,用手拍了拍说道。“放心,老天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安“安慰”地说道。

 陈远什么人,能与他们一起混的人能是良民?“至少在老天不放过我之前还可以看看它是‮不么怎‬放过你们的,这样也值了。”对于安的话,陈远并不放在心上,未来还远着呢,杞人忧天一向不是他的作风。不过…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看着安伸到他面前的手,陈<追捕> m.UguXs.COM 
上章 追捕 下章